慎而言之

守望的参赛
算是留个纪念


记得是在去年期末考数学时迸发的奇怪脑洞


罢了罢了


虽然说参赛稿已改动了很多
但初稿还是有情怀的呢。

也望雅正。